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罂粟的情人 >> 正文

【荷塘“秋之韵”征文】追悼会(小说)

日期:2022-4-2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能超凡刚当上某局的副局长才一年零三个月,四十刚出头,真可谓如日中天的时候,却突然查出来得了不治的绝症——癌症……

消息一经传出,众人均觉无比震惊,因为他在某局不但工作上有能力,而且人缘上也特别融洽,有着很好的口碑,这就不得不引起单位同事们的同情和惋惜。

他在患病治疗期间,上级领导及单位同事曾多次前往医院对他和他的家属表示了友好的关切和真诚的问候。为了让能他安心养病,上级领导还特地颁给了他诸多荣誉,诸如什么“某某先进工作者”、“某某打假先锋战士”以及“某某抵御腐蚀的功臣”等等,而且出于对这些荣誉的肯定,上级领导又特意请了电视台和报社记者为他作了一次采访报道,报道的题目定为《不求索取的任劳任怨的老黄牛》。

几个记者到医院采访的这天,他正在病床上听他从来没有离开过身体半步的半导体。这个半导体是他还没有当上副局长之前参加《月圆杯征文比赛》时获得的奖品,当时还是科员身份的他把这个奖品当成了莫大的荣誉和骄傲,整天不离身地带着听着。

当两位记者一个扛着长枪摄像、一个握着短枪话筒来到他的病房说明来意的时候,他捧着半导体正在听着当地新闻。听到记者说明来意之后,他关上了半导体开关,深叹了一口气,说道:“唉,没想到会患上这样的病,我想快点好起来,去为人民多做点事情……”

他出生于某县的一个贫困山村,高中毕业以后凭着自己的勤奋努力考上了本市的一所不知名的大学,离开了偏僻贫困的山村,来到了这座梦想中的现代化的城市。抱着一个美丽梦想的他,暗暗地下定了决心,既然来到这座城市求学,毕业以后就要在这里工作生活、娶妻生子,真正做一个飞出山窝窝的金凤凰!

大学毕业以后,他凭着从大山里带出的那股不怕吃苦的任劳任怨的劲头,在本市谋到了一份每月一千来块工资的工作。干了几年后,又凭着那几年没有荒废的学业考上了本市的公务员,尓后就被分配到了这个很吃香的局里。当上了公务员,捧上了铁饭碗,他算是在这座城市彻底扎下根来。

他刚尝到了自己当副局长带来的不少甜头,还想奔及着要当一把手。然而,这份强烈的活下去的愿望最终却未能实现。在治疗了一年零七个月以后的一天,撒手人寰离妻女而去了。

在弥留之际,他把没离开身体半步的半导体颤巍地放到女儿的手里,对旁边的妻子叮嘱道:“这是我留给女儿的唯一财产,一定要把它留给女儿作结婚时陪身的嫁妆,千万……千……万……”

局里接到他去世的消息以后,决定要为他举行一场隆重的追悼会。

遇到这种情况,他的妻子束手无策,于是局长便安排了局里的几位比较年轻的下属负责办理此事。

灵堂就设在殡仪馆正厅的一个最大的房间里。

迎门正中的显要位置高挂着“沉痛悼念能超凡同志"的横幅标语,省去了“副局长”仨字。一帧放大了的他的生前工作遗像四周密集地堆着大大小小的花圈;他放大了的生前穿着制服的工作照,放在一张殡仪馆专用的供桌上。他的妻子坐在供桌旁哭得已没了眼泪,其他至亲脸上都呈现着悲痛之色,唯有他那刚满六岁的女儿怀里捧着父亲遗留给她的半导体,依偎在母亲的身旁,天真懵懵地对灵堂里的景象表露出了好奇和征询的目光。

来参加能超凡副局长追悼会的人还真是不少,除了他的生前好友,绝大多数都是他生前的下级和同事,还有几位上级领导,外加几名街道办的干部。

在追悼会还未开场之前,有些过来例行公事的无名走卒为解站等疲乏的难耐,纷纷掏出随身携带的香烟,你敬我让地抽了起来,吐出的烟雾飘出了走廓,消散在了走廊外那些摆放的花圈上面。

老天也不知道作美,在追悼会还没有开始就哩哩啦啦下起雨来,有人惋惜地说道:“唉,那些还没用得上的花圈都被淋湿了……”

不知是谁冒出了一句:“过后有人过来收拾准备下次的……”

追悼会终于开场了,站在走廊里的那些同事都猛地提起了精神,鱼贯进入了灵堂,这个几十平方米的灵堂一下子显得人群为患了。大家在能超凡副局长的遗像前按照职务辈分从前至后排成了数行。

那些挤满的人群在追悼会司仪的不断喊声中终于肃静了下来,都在屏息凝神听着领导的致辞。一份份事先写好打印稿子,大同小异,什么“任劳任怨,兢兢业业”“党的模范干部”云云,大家听了都知道,均是出自甜嘴蜜小贴之手。

领导们一个个致完悼辞后,大厅里低沉的哀乐声开始响起了,所有人都低着头默哀。此刻,时空仿佛凝固了。

哀乐终于停了,大家立马抬起了僵直的脖颈,左右摇了几下头。接着由领导带头绕过供桌去向能超凡副局长的家属问候,善写悼词的甜嘴蜜小贴不知道灵堂致哀的规矩,沉痛地低着头竟然走错了方向,一下子与后面逆时针走动的同事班诚石当头撞了个满怀,羞得红了脸……

当能超凡副局长的追悼会结束以后,所有参加追悼会的人员全都舒了一口气,接着便是开始收拾灵堂,把灵堂内外的花圈搬到一辆卡车上,拉着骨灰盒到墓地安葬。

去墓地安葬能超凡副局长骨灰,除了能超凡副局长的亲属朋友以外,局里还特别安排了他生前所管下属的一些年轻同事一道前往,以便到墓地帮忙搬搬抬抬的,做一些必须的善后事情。

能超凡副局长的墓地在局里相反方向的八亩地公墓。抵达八亩地公墓的时候,大家七手八脚地将卡车上的花圈搬了下来,尔后沿阶而上,走到路旁一处用铁皮围起的已焰的篝火堆旁,将抬过来的花圈扔进了篝火里……

能超凡副局长自从被分配到这个社会上普遍认为是很吃香的局里,在十几年里,他从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公务员一步一步地在竞争当中登上了副局长的宝座,虽然说离正局长还有一步之遥,可不管怎么说也算上是个举足轻重的人物了。

在局里干部的眼中,他是个工作狂,工作忙起来连饭都顾不上吃。正如那好几位领导在悼词当中所念到的那样:“任劳任怨”、“兢兢业业”。

他虽然是个副局长,但是大权在握,在正局长出国考察期间,他的那个“副”字,还被“代”字占了三个多月……

他最喜欢干的一项工作,那就是审查提升干部的材料和补助政策兑现金。他在工作当中练就了一句:“行,事成了,可别忘了意思意思哦……”

所以在那些被提拔和得到分配的人员当中形成了众口一词“意思下领导”。在能超凡副局长治病的时候,不少人嘴上不说,可经他的手被提拔上他的下属干部都普遍在心里喊道:“也该挪窝了,把地方让出来了……”

能超凡副局长的骨灰在正局的安排下安葬了,局里的几位年轻人便开始焰烧被卡车拉过来能超凡副局长的衣物……当甜嘴蜜小贴把能副局长把一件崭新的工作制服扔进篝火堆里的时候,他美貌的妻子,还有直系亲戚,又开始哭了起来,呜呜声在墓地上空久久飘荡着,随来的同事也忍不住落下了悲痛的眼泪,唯那他那不懂事的小女儿在墓地间玩耍起来,一会儿拔根野草,一会儿摘朵野花。不知怎的,她把父亲弥留之际从不离身的遗物半导体给弄响了,电匣子里正播放着《甜蜜的事业》的主题歌:“幸福的心情……幸福的心情……无限好罗喂……”

在场的所有人听了全都一惊,一个个像木桩似的杵在那里,整个安葬现场刹时间寂静无声,不过还是美貌俊俏的副局长夫人反应得快,她旋即跨上几步上前一把夺过女儿手里的半导体,朝着熊熊燃烧的火堆处狠劲地扔了过去……

当人们醒过神来发现,被摔烂的半导体火堆里散落着好几张在闪着火光的银行卡……

这突然出现的一幕,使刚醒过神来的在场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了。

这时,只听正局炸雷般地喊道:“剩下的衣物一件也不能烧,全都拿回去检查!”

众人帮着把不让烧的衣物装上了卡车,然后对墓碑鞠了三躬,才陆续爬上了随来的卡车里。

那些出力干活的基层工人走在最后,途经那堆已经烧尽的篝火旁,不约而同地朝着袅袅青烟的地方多看了几眼,寻找着没被发现的银行卡会落在哪里……

郑州哪家医院做癫痫手术
治疗癫痫最好的西药
上海癫痫病治疗方法

友情链接:

打破常规网 | 手动模切机 | 银眼狮王 | 淘宝天无理由退换 | 宇宙星神网页游戏 | 空间素材情侣大图 | 维度建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