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瓦罐煨汤做法 >> 正文

【暗香】同心结(小说)

日期:2022-4-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楔子

“燕儿,你看!”

齐宏把同心结递给云燕说道。

“原来在你这!”

云燕接过同心结,又继续靠在齐宏的肩膀上,就这样看着……

邠城,夜晚的月光,是那么皎洁。

只见她坐于桌前,拿出那块同心结来,看了又看。

回眸十年前的画面,她又把同心结紧握手中……

十年前,任兵部尚书的齐志奉陛下旨意,连夜带兵抄家云府,赐死私通敌国的云家。可十年前的这一幕,却被躲在暗处的云燕看到了,她目睹了自己爹娘被赐死的过程。

这时,响起了敲门声。

“云燕,可在屋里?”

“云娘,进来吧。”

云娘推开了门,走了进来。

云娘是听轩阁的老板,十年前云府被抄家灭门,她从云府逃了出来,或许是疲惫,或许是不想想起被灭门的画面,直至晕倒在巷口里,被听轩阁的云娘带了回来。

“又在想十年前的事?云燕,你可想为你爹娘报仇?”云娘说道。

“报仇?云娘,云家和齐家是世交,我还和齐宏还订下亲事的。可……”云燕似乎说着自己的无奈来。

“云燕,齐家可是带兵抄了云府的罪人啊!你为何还要留着这同心结?难道就为了你心中的他吗?云燕,我已经着人调查十年前之事,如若被陷害的,我定为你报仇。你,早些歇息吧!”云娘说完,便出门去了?

屋里,只剩下云燕,她却默默地流下眼泪来。

齐府后堂厢房。

“少爷!”从门外走进来的是齐武,齐宏的侍卫。

“如何?”正坐在桌前的齐宏问道。

“还是没有任何消息!”齐武说道。

“继续查,继续找,无论如何,都必须给我找到!”齐宏对着齐武说道。

“是,少爷!”说完齐武便离开了。

只剩下齐宏一人,心里想着:“唉,十年了,一点消息都没有?燕儿,你到底在哪?你知道我一直在找你吗?”

齐宏想着,走到床前,从枕头下面拿出一个同心结来,和云燕是一对的同心结,也是他们婚亲的信物。

看着同心结,他拿着它渐渐昏睡过去了。

夜逐渐深了,城里只有走街串巷的打更人。

三日后。

邠城府尹大堂。

“大人,余都尉在告老还乡的路上,坠崖而亡了!”衙役来报。

邠城府尹,便是齐宏。

“什么?余叔?”

齐宏不敢相信。

余都尉原本是齐志的麾下武将,十年前带兵抄云府,他便是指挥官。

“走,前去看看。”

说完,齐宏便跟着衙役来到邠城郊外。

来到郊外,一见路上死了随从,余都尉则死在轿子里。

从现场看,像是从高处坠落而亡,可又不想是高处坠落,因为最显然的是轿子并无损坏。

“不,这不是坠崖,而是他杀。”

齐宏看了地面上,除了余都尉的马车印和随从得脚印,还有其他脚印在。

“来人,都把尸体带回府尹。”

随后,衙役们便把尸体都带回府尹去了。

验尸房。

经过一个时辰的验尸,余都尉死于中毒,可却不知中了什么毒!

“大人,死者死于中毒,可这毒却不知道是哪种毒?”仵作说道。

“不能验出哪种毒吗?”齐宏问道。

“我也是没见过,只知此毒非常凶险,仅仅一滴便能殒命!”

“好,你且回去吧!”

说完,仵作便出去了。

“齐武!”齐宏叫道。

“少爷!”

“你私下查查这种剧毒,什么结果都必须来报!”齐宏交代道。

“是,少爷!”说完,齐武便出门了。

午时,听轩阁。

此时进进出出的听客也逐渐多了起来,那一声声,一曲曲的唱乐响彻整座听轩阁。

“听说了吗?邠城出事了,死了人了!”

“是啊,听说还是任职隐官的都尉呢!”

“任职隐官,可真厉害……”

听客们随听着曲调,但死了人怎么也是大事,也都议论着。

这些话,却被云燕听到了,她知道肯定是云娘!

云燕来到云娘的房间,敲了敲门,便直接推门进去。

“云娘,究竟是怎么回事?”

云娘不慌不忙地说道:“他余都尉可是当年的指挥官,如今还任职隐官。如果再不动手,可就再也没机会了!”

云娘走近云燕身边,握着云燕的手继续说道:“云燕,余都尉死了,就差齐志了。等我们报了仇,我们便离开邠城!”

云燕心里何尝不想报仇,只是她一想到齐宏,便不知所然!

“云娘,我……我想去找他询问十年前的事,或许……”或许在云燕心里,她还是不敢相信亲眼所见到的。

“云燕,你……你为何如此傻呢?你去询问,若他一语变言,你又能知道真假呢?云燕,此事便交给云娘了。”

云娘说完,便有来人找她,也就出去了。

云燕心里知道,或许云娘说得对。

夜晚悄悄来临,邠城府尹。

“少爷,来人说剧毒是来自塞外南夷国。”

“南夷国?难道是……”齐宏不好多想,可能此事事关重大。

“齐武,我现在书信一封,你立刻快马加鞭,送至边境我爹那!”

“是,少爷!”

齐宏说完,便将写好的书信地递给了齐武。

齐武也就出去了。

夜越发深了,只间一人影穿梭在城中巷子里,来到一处隐秘的房屋中。

“谁!”屋里传来问话声。

“齐宏!”原来人影便是齐宏。

随后便打开了门。

“少爷!”说话的正是齐文。

“他们二老可睡下了?”齐宏问道。

“嗯,睡下了。只是……只是一直没有云小姐的消息,所以二老……”

齐宏知道齐文想说什么,便又说道:“你好好看着二老,让二老放心,我会找到她的!”

“明白,少爷!”

说完,齐宏便出门走了!

三天后清晨,听轩阁。

一大早,人来人往的听客,温暖柔和的曲调响彻阁楼。

只见阁楼里有三五生人,又都走向阁楼,来到云娘的房里。

“都来齐了吗?”云娘问道。

“云娘,我们兄弟五人都来了,你先吩咐,待我回去传话给弟兄们就行!”

说话的正是云娘找来的杀手。

“好,后日便是太后圣辰,到时各地文武百官也都会进宫祝寿,那齐志也回邠城,杀他就是最好时机。”云娘说道。

“只要银两不差,云娘你安排便是。”

“好!”

随后云娘便和他们交代着如何刺杀齐志。

安排好之后,他们也就出去了。

可这一幕却被门外的云燕看到了,她不敢出声,或许十年前所看到的,心里却还是不敢相信齐府会这么做?不,云燕想找到答案!

云燕找人打听,得知齐宏便是邠城府尹。

她来到府尹门口,手里握着同心结,云燕在心里想了无数次想说的话,可如今来到府尹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云燕正想走进府尹,却被云娘挡住了。

“云燕,跟我走!”

“云娘……”云燕叫唤了一声,想把同心结塞进腰间,可匆忙间却掉在了地上。

听轩阁。

“云燕,如若今日不是我碰巧看见,你是不是想进府尹找他?你不要忘了他齐家可是杀害你爹娘的凶手!”云娘很生气地说道。

“云娘,我……”

“云燕,这两天你就别出听轩阁了,我会让人给你送吃的。”

说完,云娘便离开了,只留下云燕独自流着眼泪!

邠城府尹门口。

齐武从边境回来了,下了马,准备走进府尹,却看到门口边上的一个同心结。

“这不是少爷的同心结吗?怎么掉这了?”

齐武拿着同心结便进了府,来到书房。

“少爷!”

“齐武,爹可有说些什么?”

“老爷说明日便回邠城,到时候让少爷前去接应。说此事已完成,先不必担心信中之事!”

“好,看来爹是成功了。你也辛苦了,你回去歇息吧!”

“是,少爷!”

齐武正准备离开,才想到手中的同心结。

“对了少爷,刚才我在门口捡到您的同心结。”齐武将同心结递给了齐宏。

“我的同心结并未掉过?”说着又接过,看了看,他知道这是云燕的同心结!

“是……是燕儿的同心结,她来过府尹,快……快去找找。”

说完,两人急忙出了府尹,走街串巷地找起云燕来……

直至夜晚,两人也没找到云燕的身影,回到书房,齐宏拿着云燕的同心结,呆呆地看着,心里很痛,又自言自语地说着:“燕儿,你到底在哪?你既然来过府尹,为何不来找我?我……我真的很想你!”

夜深了,只有齐宏的书房还亮着烛光!

隔天午时,一边云娘找的杀手已然埋伏在邠城城外,准备等待齐志回城,另一边的齐宏也带着衙役们正在城门迎接。

齐志回城带的队伍并不多,只有百来人,而齐志坐在马车里,后边跟着一辆囚车。

齐志正看着齐宏让人带来得书信,心想,此毒来自南夷,可是林晋被我捉拿,难道是林晋党羽?不可能,陛下来信,朝中已经拿下林晋党羽了,那到底是谁?难道是她吗?

齐志心想的她,又会是谁呢?

这时,只听见响声,原来是云娘按排的杀手杀向齐志。

“发生什么事?”

齐志掀开帘子说道。

“大人,应该是山贼!”

“距离邠城还有多久?”

“不到十里!”

“你先回城禀报,让人前来接应!”

“是,大人!”

这时,杀手们已经在和士兵们打斗在一块了。

“好你个山贼,竟然打到本将军的头上,看本将军不收拾收拾你们!”

说完,齐宏便拿起武器,和战士们一起厮杀山贼。

城门口,等待了有些许久。

这时,一个骑着马的将军向齐宏过来。

“少爷,大人被山贼侵袭,少爷前往支援!”

“什么?快,前往支援!”

说完,齐宏带着衙役们也就前往了。

等齐宏赶到时,双方损失惨重,没想到齐志也受了轻伤。

“爹,爹……”齐宏喊道。

“宏儿,快……快把后边囚车里的犯人带回府尹,不可让他逃了!”

“爹,你受伤了,还是……”

“爹没事,把犯人带回,如若他逃了,爹就是罪人了,快去!”

齐宏还是听从了齐志的话,好在杀手们没有注意囚车里的犯人,只听见囚车里的犯人像疯了似的,在车里哈哈大笑着。

齐宏便坐上囚车,赶着马往城里走去。

好在有齐宏带兵前往,杀手们有的被擒拿,有的被杀死了。

一个时辰后,邠城府尹。

“爹,您没事吧?”

“爹没事,那犯人呢?”

“那犯人被关在牢房里了,也让人看着了。”

齐宏边给齐志受伤的伤口上着药,边说道。

“爹,那犯人是何人?为何爹会如此看重?”齐宏问道。

“宏儿,你可知道爹要让你照看云府二老?那犯人便是证据……”

齐志说着说着,突然门口走进一人,来人正是贤王。

“齐将军,齐将军……”贤王还没进门便叫喊道。

“贤王!”

“邠城府尹见过……”还没等齐宏说完,就被贤王拦住了。

“齐府尹无须多礼了,本王奉陛下口谕,让齐将军把犯人由本王带回,还有就是云府二老可以回府了,待明日太后圣辰,一并封赏!”

“如此甚好,十年了,也算是结束了!有劳王爷了!”

随后,贤王把犯人带回。这时,齐武来报。

“老爷,活口的说是听轩阁云娘指示的。”

“什么?并不是山贼?听轩阁云娘?莫不是她?”

一旁的齐宏说道:“爹,让我前去看看。”

“不,爹和你一块去。”

说完,齐志和齐宏,齐武也跟在其后,往听轩阁的方向走去。

听轩阁依旧热闹非凡。

齐志三人走了进来。

“请问,云娘何在?”齐志向阁楼小二问道。

“云娘在楼阁里,走楼梯,左厢房便是。”

“谢谢了!”

三人便来到楼阁,齐宏敲了敲门,只听见一声“进”,齐宏便推开了门。齐武则在门外,齐志和齐宏便走了进去。

“是谁找……”云娘还没说完,便看到眼前齐志父子俩。

齐宏一见,顿时睁大了眼睛,叫道:“云姑姑!”

原来,云娘便是云燕的姑姑,云府云城的妹妹。小时候,齐宏经常去云府,所以认得云娘,而齐志自然是认识她的。

“齐志,你……竟然没死?那这会想必是来捉我的吧?哼,来吧!”云娘心如死灰地说道。

“云娘,你……你又何必如此呢?十年前之事,是另有缘由的。”齐志说道。

“哼,另有缘由?十年前你带人抄我云家,我兄长为官清廉,你告诉我另有缘由?”

“云娘,我先问你,余都尉之死,可是你所为?”

原来齐志心里想着的她,便是云娘。

“是,就是我。杀死杀人凶手,这有什么不对的?”

“唉,余都尉也是奉我之命,此事错在我。云娘,你兄长他们没有死!现在活得好好的!”齐志说道。

“什么?没死?你……你骗人?”云娘不敢相信。

“十年前云城任刑部尚书,那是陛下之意,为的是能够铲除私通敌国的林晋,可那时没有直接证据,便假借出兵南夷国,用假地图,引他出来。所以,陛下和我,云城三人是知道的,而云城被赐毒酒,那也并不是毒酒。可没曾想林晋生性多疑,为人警惕,所以并未上钩,又由于此事牵连朝中文武百官,为了不打草惊蛇,此事便一直持续着。可就在前几日,我才捉拿林晋,已经交给朝廷了,陛下口谕已让我们明日在太后圣辰上,一并封赏了!”齐宏说出十年前抄家云府的缘由。

“不,这……”云娘一直误解了十年前的事。

“云娘,我带你去见你兄长,你若不相信我的话,你兄长的话,你应该信了吧!”齐志说道。

云娘沉默了一会儿,说道:“等等,我还要带上一人前去见兄长。”

云娘说的正是云燕。

云娘走了出去,让人把云燕带来,好一块去见见云城。

“云娘。”

“燕儿,你是燕儿……”齐志一眼便认出她就是云燕。

“你是……齐宏!”

云燕看着眼前的他,还不知道事情经过的她,眼里又泛着泪光了!

“我们走吧!”齐志说完,一行几人也就出门了。

他们来到云城住处,见到了云城夫妇,云娘见到自己的兄嫂,云燕也见到了自己的父母,或许这十年真的太漫长,太漫长了……随后,云城将十年前的事也说了出来,与齐志说的丝毫不差!

云娘心里,也就释怀了,不再怨恨齐家,而云娘派人杀害余都尉和齐志的事,齐志也理解她,也不再追究了!

翌日,太后圣辰,举国欢庆。陛下又在圣辰上,封赏齐家和云府!

夜晚,皇宫依旧歌舞升平,齐宏和云燕则坐在城楼上,云燕靠在齐宏肩上,望着夜空那半轮明月。这时,齐宏拿出那块属于云燕的同心结。

“燕儿,你看!”

齐宏把同心结递给云燕说道。

“原来在你这!”

云燕接过同心结,又继续靠在齐宏的肩膀上,就这样看着……

昆明癫痫病治疗官网
西安看癫痫病哪家好
南京哪里治疗癫痫病治得好

友情链接:

打破常规网 | 手动模切机 | 银眼狮王 | 淘宝天无理由退换 | 宇宙星神网页游戏 | 空间素材情侣大图 | 维度建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