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铁路网上订票时间 >> 正文

白丁

日期:2022-4-1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客厅很大。

屠金民,吊儿郎当的斜躺着坐在沙发上,一脸兴奋,张嘴就问嫂子呢?朱强说她回娘家去啦!刚进门的胡莉莉一听,她说嫂子不在家,她说改天再来拜访,屠金民马上起身,然后朝朱强抱拳,说他也先告辞离开啦!今天说明这小子总算开窍了,朱强觉得。

胡莉莉放下礼物,然后直接转身拉开房门走了出去,屠金民紧赶两步追出了门外,二人在狭窄的楼梯台阶上并排而行。二人并排而行,屠金民心里读秒默数,他主动打开话题直接说请她去吃冰淇淋好不好?胡莉莉一听就笑了,现在是秋天,不怕牙疼吗?屠金民一本正经的回答,如果你请我吃绿豆冰,我可以一口气吃十支,你信不信?胡莉莉想都没想,她直接点头说好,现在就去吃。

出了小区,大门口外就是步行街,一问社区便利店里的老板,老板回答是,货已经断更。

怎么办呢?店里没有了,那就只好换个地方填饱肚子再说了吧!二人眼神交流之下很快就达成了某种默契,最好的朋友临时放了自己鸽子,胡莉莉心里多少有些埋怨,不过眼前这个男孩看上去还是比较有趣的一个人吧!礼物已经送到了朱强家里,现在,这顿晚餐总得有人买单对不对呢?他是朱强的朋友,自己吃他一顿也是合情合理的,要不然自己岂不是亏老本了吗?去什么地方吃,自然是要挑自己合口味的海鲜馆去吃,胡莉莉是这么想的,她也是这么和屠金民讲的。屠金民平时很少去吃海鲜,偶尔与朋友去吃过一两次,这海里的东西好像真的不太对他的胃口吧!这个节骨眼上,屠金民根本就没有选择的余地,退缩就意味着自己选择了放弃对方,唯一的选择就是点头同意。

早就听人说过,要想和女孩交朋友就得尽量满足人家提出的一切要求!去了海鲜馆以后,胡莉莉直接要了一个大包厢,屠金民原本以为两人随便找个小吧台坐坐会便宜一些,谁知道进了包厢以后,胡莉莉很快就电话召集了十一个好姐妹来了,大圆桌,十三人,屠金民心里直犯嘀咕,照推算,在这种海鲜馆,三五人随便吃点至少三到五百,今天这一大桌,至少得三千块钱以上吧?

胡莉莉真把自己当女主人啦!但凡海鲜馆里现有的食物种类,她都挨着点了个遍,屠金民当时真想抬脚立马走人,可惜他当时好像鬼迷了心窍一样,桌子底下的脚始终就是挪不动,屠金民当时唯一的想法就是,他觉得眼前发生的事情就是一个闹剧或者根本就是一个梦而已!

满满的一大桌人,就他一个男人,屠金民就像掉进满是蜘蛛精洞穴里的唐僧,胡莉莉只是笼统的介绍着她的这群好姐妹,介绍屠金民的时候,她拍着桌子叫姐妹们先别顾着吃东西,“姐妹们,姐妹们……你们先安静一下,我现在隆重的介绍一下,坐在我身边的这位大哥就是朱强的好朋友,他叫,他叫……”回过头来,胡莉莉拍着屠金民的肩膀问,“你,你叫什么来着?”

屠金民一脸尴尬的告诉她,“屠金民。”

胡莉莉好像明白了似得,“对,他叫涂精明。”

屠金民的回答和胡莉莉的介绍,直接就引起了在座的女孩们的哄堂大笑。

“涂——精——明,涂——精——明……”

屠金民的脸涨得通红,挤眉弄眼的表情倒也显得十分可爱。胡莉莉起身做着安静的手势并且提醒大家,“你们别起哄,就你带头起哄……我说你呢?佘怡妙。”

坐在胡莉莉左手边第三个位子上的,佘怡妙同学。

坐在佘怡妙对面位子上的高夏美,她以老师点名的口吻和她对话。

死大虾米。

佘一秒,佘一秒。

全体起立,奏国歌……

屠金民突然起身,然后拍着桌子喊了这么一句。随后,女孩们聚到他身边,佯装集体围攻,每人趁机用手挠他的痒痒。结果,屠金民直接喊了,“姑奶奶们,饶命啊!”

暂停。

胡莉莉以主人的身份发话制止。

女孩们突然又开始喊起了,“涂——精——明,涂——精——明……”

屠金民又一次起身,这一次,他提出,“各位,稍后——请,容许我——我先去上个厕所行吗?”胡莉莉很关心似的拍着他的肩膀,“快点去,憋坏了,这里可没有谁愿意负责的哟!”

胡莉莉不负责,我负责陪你去好啦!

插话的是蓝梅花。蓝梅花说着话的同时,她马上就真的起了身,在座的女孩,只有她留着个板寸男人头,假小子的服装搭配看上去也蛮酷的样子,不过,屠金民还是有点怕她靠近自己。

蓝梅花走到屠金民身边就伸出拳头轻轻地朝他胸口捶了一下,“走吧?哥们,老姐正好也去尿尿。”二人前后出了包厢,到了洗手间门口,屠金民本着,女士优先的原则让她先用卫生间,谁知道,蓝梅花直接拽着他的手,一块进了里面,屠金民一看就傻了眼,男同胞们站在小便池前尿,她怎么见了,莫非——她是做了变性手术的“人妖?”

屠金民联想到这里,一身的鸡皮疙瘩马上就钻了出来。蓝梅花看到他止步不前的奇怪表情以后,她直接靠近,“傻站着看啥呢?是拉链坏了吗?来,我帮你看看。”说着话呢!她就已经摆出要动手帮忙的姿势。屠金民汗都吓出来啦!他一个劲的点着头,然后又拒绝性的摇着头制止,“不用麻烦了,我自己来,我自己来……!”

哥们,要是实在不行的话,我出去叫姐妹们拿把剪刀过来好啦!

她浑厚的中性嗓音一出口,立马吓跑了,刚进来,站在小便池前的男生。屠金民在一旁,脸憋得通红,支支吾吾中,他说,“你,你不用管我,你自行先方便去好啦!”

结果,蓝梅花就是要把好人做到底,她直接跑出洗手间,跟着屠金民就听到她在外头喊,“姐妹们,快点来帮忙呀!”她这喊声估计把整个海鲜馆里呆着的人都惊吓到了吧?女孩们,一个个像小鸡听到母鸡叫唤她们去吃好东西似的拼命地朝洗手间这个方向跑了过来。

怎么啦?

怎么啦?

怎么啦?

十几个女孩子挤进洗手间,屠金民尴尬的让她们给包围住了,蓝梅花一句话,外加一个下流的手势,眼前,很快就出现了集体抢新郎官的动作。动作要领,就是直接动手扯裤子啦!

屠金民惊慌失措的大喊大叫着,“不要,不要,不要啦!”他越挣扎,人家就越要作弄他。

什么不要,不要啦?大男人尿裤子怎么可以呢?我们这么多好姐妹来帮助你,你担心什么呢?你又不是三岁小男孩,难道还要我们主动献身,用母乳喂养你吗?

我,我,我……

我什么我?语无伦次的,还要在我们面前唧唧歪歪的话……你到底还想干嘛呢?你还不想配合吗?别动,别乱动,在姐姐们面前就得乖乖的听话,听姐姐们的话,姐姐们才会疼你,然后好好的爱你,呵护你,照顾你,把你当皇帝一样侍候着。这样子的生活,难道你真的不喜欢吗?

在七嘴八舌的叨叨声中,屠金民在女孩们面前彻底地臣服了。接下来,他索性闭上了自己的眼睛,意思是,“你们爱干嘛干嘛好啦!”问题是,女孩们觉得,像他这种温顺不逃跑的羊儿一点也不好玩。在嘻嘻哈哈声平静之后,女孩们各自散开了,回包厢的回包厢,需要解手的解手。屠金民从地上爬起来,他穿好裤子,很奇怪,被女孩们这么一闹,他不觉得自己想尿尿啦!屠金民回到包厢以后,蓝梅花随后也跟进了包厢,屠金民回到原来的位子上坐着,蓝梅花拉一把坐在正位上的胡莉莉,胡莉莉笑笑就好像明白了她的意思,右手边这会儿坐着的董霍兰插上了话,“咱们家梅花姐和这位大哥坐一块蛮般配的嘛!”蓝梅花动手就摸了她的漂亮脸蛋,“小丫头,晚上,你陪我们‘哥俩’一起睡好不好呀?”

董霍兰看上去是这些姐妹中最年轻的女孩子,胆子很大,她直接说,“我同意——你敢保证他也同意吗?”

同意。我替他答应啦!

蓝梅花如是这样说。她还说,“咱们家小霍兰,细皮嫩肉的,这肥嘟嘟的脸蛋,谁都想亲上一口。”蓝梅花侧身拍着屠金民的肩膀问,“大哥,你说对不对?”屠金民自然不会说反话,点头是他唯一的选择。再说啦!眼前坐着的小女孩确实长得漂亮可爱,他猜,不超过二十岁,应该是十九岁的样子吧?接下来,其他人都在忙着用手抓螃蟹,小女孩肢解螃蟹的速度很快,大家都说,她应该是属猫的。盘子里的螃蟹是按人数计算好的,每人一只,看小女孩嘴馋的模样,屠金民将分给自己的一只螃蟹转赠给了她。

这个时候,胡莉莉笑着问她,“小妹,人家大哥多关心你呀?你怎么报答他呢?”董霍兰一边吃,一边挥舞着手里的螃蟹钳,“人家大哥喜欢我,要我报答他,等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再想想看好啦!”

不说就停下来先别吃。佘怡妙拿话逗她。小女孩直接脱口而出,“没关系,晚上,我让大哥帮我暖被窝好啦!”身边的蓝梅花笑了,胡莉莉也笑了,在场的人,除了小女孩,大家全都笑了。她马上辩解道:“有什么好笑的,我又不是第一次和男人睡觉。”

啊!

啥?大家很惊讶,马上出现的画面中,是一种前所未有的疑惑表情。

小时候我和哥哥是睡在一起的,难道不可以吗?听她这么一说,屠金民一颗悬着的心总算踏实了很多,小女孩就是小女孩,想到什么就说什么,这年头能够结识纯情少女已经是非常稀罕的事情啦!

说是屠金民请客,然而,女孩们在一起聊天的时候,他反而更像客人。插不上话的同时,屠金民除了偶尔动动筷子,喝点饮料,其他更多的时间好像就是见谁都在频频点头和朝女孩微笑而已!女孩们却不以为然,她们喝啤酒的阵势比男爷们还要霸气,脚搭在凳子上也不怕春光外泄,划拳就跟母老虎想吃人似的凶,她们划拳的时候偏偏爱打响指,她们还在房间里面跳起了性感的双人舞。

等到服务生提醒,说打烊啦!这个时候已经是00:05分。胡莉莉身为召集人,她除了酒量不错以外,她自己喝酒拿捏的分寸也是刚刚好的,其他人有七八分醉意,然而她好像只有微醉三分而已!

人家说打烊了,屠金民自然要起身去收银台交钱,尴尬的是,站在收银台前的屠金民搜遍了自己身上所有的口袋都没有摸到一毛钱。这个时候,胡莉莉好像幽灵一样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人都是我叫来的,我怎么好意思让你破费呢?”这个时候,屠金民就像找到了救命稻草一样,他赶紧点头,“那好,今天你付好啦!改天,一定我请客。”胡莉莉点头说好,接下来,她问屠金民可不可以负责帮她送姐妹们回家?话说到这个份上,再看看东倒西歪的坐在沙发上的女孩们,头脑唯一清醒的屠金民自然要保证她们的人身安全。

出了海鲜馆,女孩们在他的帮助下,一个个手拉着手,大家一起站在路边等候出租车的到来,这么晚了,外面还起了风,风不大,吹在脸上倒也有点冷!屠金民抬起胳膊,然后仔细地看了看戴在手腕上的表,“01:06分”胡莉莉站在他身边突然打了一个长长的饱嗝,接着就弯腰把自己胃里的一部分食物给吐了出来。

屠金民赶紧帮她拍着后背,问她要不要紧。蹲在地上的胡莉莉示意他先不要靠近,屠金民习惯性的用手摸遍了自己身上的口袋,没有,一张面巾纸都没有拿,他用手轻轻地敲了敲自己的脑壳,“我刚才怎么就不知道从餐桌上拿一包面巾纸呢?”屠金民开始有点怨恨自己啦!正当他无所适从的时候,胡莉莉已经用手拍着自己身后的挎包,屠金民赶紧从她的包里找到了,不,好像不对劲——心急,扯开以后,他才知道是一包卫生巾!

屠金民脸刷的一下子就红了。

胡莉莉当时根本就没心思在意别的,她从屠金民手里夺过卫生巾直接用来擦嘴巴,接着她朝地上又吐了几口痰,然后她将右手搭在了屠金民的肩膀上,开口就问道:“大哥,车什么时候来呀?”屠金民心里感觉好笑,(自己又不是出租车司机,看样子胡莉莉也是真的醉了吧!)

估计这个时间,开出租车的师傅们都回家睡觉去了吧?

屠金民如是这般的说着话,结果是,胡莉莉已经像棉花糖一样贴到了他的身上,最有意思的是,胡莉莉已经打起了呼噜声!十几个女孩相互拥抱着坐在了地上,屠金民很快就联想到了餐桌上的一盘醉虾。

怎么办?第一,屠金民想到了救助110,接着他马上否定了自己的这种想法。警察来了以后自己怎么说,万一被他们误会,自己岂不成了人贩子或者皮条客了吗?第二,屠金民想到了拨打120,接着他马上又否定了自己的这种想法。救护车来了,这十几号人到医院洗胃谁做监护人呢?第三,屠金民终于想到了不花一分钱的好办法,尿解酒最管用,问题是这个路口离公共厕所好像很远,他四周围观察了一下,屠金民这个时候也不管什么忌讳不忌讳啦!他从胡莉莉的挎包里又扯了一条卫生巾出来,你们说他干嘛呢?他打算在卫生巾上面尿尿,他这一招很管用,她们全部被熏醒了。看着女孩们一个个呕吐不止的模样,屠金民以为自己可以放下身上的包袱了吧?他想,这下子自己就不用操心坐车的时候挨个去扶她们上车了吧!

这么多人继续站在路边等出租车来,估计是很愚蠢的行为,屠金民想,接着他提议道:“这出租车估计一时半会儿来不了了,我们这么多人……是不是,现在可以考虑到前面的宾馆先住一宿呢?”其中有人马上接了话,说,“好呀!好呀!我都困死了,我们现在就过去开房间好啦!”

屠金民看大家也没有反对的意见,他朝宾馆的方向一挥手,然后说了声,“走,我们去开房间。”一行人就像玩老鹰抓小鸡似的游戏,屠金民就是那只老鹰。进了宾馆,大家聚到了服务台,值班人员突然起身,“大小姐好。”

真有意思,胡莉莉是大小姐,这是屠金民没有想到的,入住宾馆非常顺利,她是这里的主人,她的好姐妹们自然要在她的总统套房里面呆着啦!这里就他一个男的,胡莉莉就安排他住了单间。

02:38分,屠金民裹着浴巾刚走出浴室,坐在床上的胡莉莉却吓了他一大跳,屠金民当时把妈都喊出来了,她却坐在床上抿着嘴巴在笑,“一个大男人,真是胆小如鼠。”屠金民小孩子气似的回答道:“我——我有这么胆小吗?你怎么进来的。”这话一出口,他就觉得自己问的问题很傻,不过,他觉得自己这么问也有一定的道理。

胡莉莉坐在床上已经开始脱衣服了,她的表情很夸张,两条白皙的大腿裸露在男人的面前,她这分明是在诱惑他人犯罪呀!她这种小伎俩用在其他男人的身上或许还行,屠金民觉得自己在怎么急于找结婚对象也不能够现在就和她上床吧?没有进一步的交往和了解,自己就和刚见面的女孩发生关系,她是有钱人没错,可是身为一个有责任感的社会青年,他知道自己有些事情什么时候该做和不该做。经过之前的一系列活动,她不在自己的房间睡觉却跑到这里来了呢?屠金民想开口、却又犹豫了一下,这整个宾馆都是胡莉莉家的,他现在有什么资格赶人家走呢?屠金民想了想,然后他裹着浴巾直接开门走出了房间,胡莉莉紧跟着他站到了走廊上,并且小声的命令道:“你给我站住,你再走我就喊非礼啦!”屠金民心里一惊,(她这是要吃定我了吗?)

很多事情都叫人捉摸不透,有些姻缘看来就是这么的神奇。胡莉莉拿话要挟,屠金民自然不敢说走就走,她叫自己站住就站住好了,再说了,他一个大男人会担心一个女孩子对他使用暴力吗?在她的手势招呼下,屠金民乖乖地跟她回了房间。

像她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为什么会看上他呢?二人并排坐在床边,胡莉莉故意叉开两条腿,她这是在召唤他的灵魂肉体吗?屠金民心里多了一层隐忧,说不定她就是在考验自己的人品,或者这房间里面安装了摄像头。

安静的坐着,胡莉莉的手却已经在屠金民的身上游走开来,照此看来,如今的女孩已经不属于弱势群体啦!

儿童癫痫患者怎么急救
癫痫的治疗用药有哪些
幼儿癫痫症状与应急措施

友情链接:

打破常规网 | 手动模切机 | 银眼狮王 | 淘宝天无理由退换 | 宇宙星神网页游戏 | 空间素材情侣大图 | 维度建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