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三亚皇冠假日酒店 >> 正文

【荷塘“有奖金”征文】情感阴谋(小说)

日期:2022-4-2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月朦胧鸟朦胧

重案大队二队队长欧阳杰在查阅报案材料中发现了一件港商被诈骗巨大的案子,他粗略地看了一遍报案内容后,就拿起电话把经侦二队副队长程瑞芬和她的搭档金刚叫到他办公室来,指定要她们接此案子并且要尽快地侦破此案。

程瑞芬把报案记录仔细地看了一遍之后说:“这事好像昨天的晚报已进行了报道,这给我们的侦破增加了难度。欧阳局长,你怎么总叫我们接这类案件呢?”

欧阳杰笑着说:“你和小金都是才出校门不到五年的青年,对当今青年的心态更了解,所以你们来侦破这类案件有优势嘛!”

这时已看完了报案记录的小金说:“半年前我们也接到一件被一个漂亮的姑娘骗了一百二十多万的案子,根据这报案人描述的特征,这会不会是同一个人干的?”

程瑞芬说:“那件案子的报案人说他和新娘在办结婚证前第一次做爱时发现了床单上有处女血,而这公孙毅也说他和何玉莲第一次做爱时也发现有处女血。据生理常识判断,一个姑娘不可能有几次处女血呀?”

已经近五十的欧阳杰,虽然知道谈这类女性生理上的事是出于分析案件的需要,但他仍感以有些尴尬,他便叫小程和小金拿上卷宗回办公室分析,“等你们有了眉目后再开案情通报会吧。”

程瑞芬已经查觉到了欧阳杰的尴尬,她稳不住笑道:“欧阳大队感到尴尬啦?好,小金,我们到办公室去分析。看,欧阳大队的脸有点红啦!”

二人马上回到办公室马上调来半年前的那份案卷。当二人把这两份案卷把这两份案卷中的女主角的照片一对照,竟然是同一个人!

原来,八个月前的一个早上,在省城投资办了一家编织袋厂的青年港商洪南华到人民公园围着大草坪跑步时,见一个身材健美而窈窕的姑娘在他的前面也在跑步。

前面跑步的姑娘全身着一套白色镶红边的运动衫,当她面向朝阳时,她那白色的运动衫似乎有一圈金红色的光环罩在她的周围,让他感觉好像见了如西腊神话中的天使在前面飞翔着。

这时,他看到在前面跑的那个姑娘明显地放慢了节奏,竟和自己的步子合拍了,他就把步子加大了进度,使自己和她并肩向前了。他看清了这姑娘的面容竟然像台湾明星翟颖,禁不住心旌摇动步子也乱了,竟一下撞着了姑娘,她被撞得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在路旁。

洪南华马上伸手一把将姑娘拉住,口里一边说对不起,又一边再次看着姑娘。他以为姑娘责怪自己,谁知姑娘却笑着说:“没关系,不能怪你的,是我自己不小心。”见她不怪自己,感到很亲切,他谦虚地介绍说:“我自小在香港生活,说的国语不标准。我现在说的国语,还是到内地来投资办厂后和你们接触多了才学的,请多指教!”

洪南华在学生年代就喜欢上台演出,他特别喜欢的是朗诵话剧中那些抒情的大段台词。但是因他的国语不是很标准,所以有时在朗诵中难免要闹些笑话。后来他虽下决心学好国语,但香港人说粤语的居多,其余的人说国语也都夹杂着大陆各地的口音,所以他的国语一直都很不标准。现在他听这姑娘的普通话说的这么好,声音又这么悦耳动听,就当场请她做自己的普通话老师,姑娘也爽快地答应了。

于是洪南华就这样认识了何莲萍,二人就逐渐由熟悉到爱慕,最后进入了热恋状态。

洪南华来内地之前,他那巨商父亲曾为他的婚事大伤脑筋,因为他这个独生子无论给他介绍谁,他都说这些姑娘粉脂气太重而予以拒绝。来内地投资建厂后虽然也曾遇到过几个靓丽的女部下向他示爱,可他认为当老板的决不能和下属拍拖,于是都拒绝了,因此洪南华今年三十岁了还是单身贵族。

可他此时见了这姑娘却立即产生了想得到她的念头,这也许就是人们所说的一见钟情吧。

这姑娘叫何莲萍,是市里一家幼儿园的教师。据她说她因自己眼光太高,对男人太挑剔,所以二十八岁了还是单身一族。洪南华借机笑道:“照你这么说来,我这个港商也属于你看不起的男人喽?”何莲萍微笑着说:“只要你不是爱情骗子或爱情杀手,像我这样的姑娘会拒绝你吗?”

于是,洪南华就和何莲萍正儿八经地谈起了恋爱。

洪南华在和何莲萍相识之初,何莲萍并没有向他索要过钱物。洪南华见她没有任何首饰,曾主动地花了二万七千元为她买了一套首饰,又花了四十五万元在花园小区为她买了一套三套二的屋室,还花了二万三千元买了一套沙发和家俱。就在何莲萍搬进新居的那天晚上,洪南华和何莲萍做了第一次爱。

当二人做过爱后,洪南华发现床单上有滩玫瑰红的血迹,他当时很疼爱地向何莲萍表示:“既然你的初夜权给了我,我也绝不会对不起你的处女血。阿萍,嫁给我吧!”

何莲萍沉思了一会,说:“我的父亲在三年为治病曾欠下一笔债,我要为父还清了这笔债后才能和你结婚。”

洪南华来大陆时他父亲只给他五百万人民币,他办厂用了四百万,为办厂跑手续拉关系又用掉了五十多万,幸好他办编织厂有了效益,一年后赚了一百多万元,所以他为何莲萍花了五十多万后所余的资金也不多了。

但他听何莲萍说她父亲为治病共欠人二十万元,他还是马上去取了二十万现金交给了他,接着就开始筹备结婚的事宜。

结婚的日子到了,洪南华接来了香港的父母,又邀请了不少客人,到滨江饭店订了二十桌酒席,还请了个乐队为婚宴演奏,想把婚宴搞得风风光光的。他这样做,一是想在父母面前炫耀一下自己的能力,想借机劝父亲也来内地投资发展。二是想让何莲萍永远记住这一天,使她感到他是最可信可依靠的男人!

他来内地之前就多次听同学们说现在难找处女,至于内地就更不好找了,可是他却慧眼独具运气不错,不但找到了处女,而且她是那么的青春靓丽,那么的温柔体贴。

令他做梦都没想到的是,在婚宴举行前新娘却突然失踪了!发现上当受骗后,他便马上到公安局报了案。

小程和小金看完这份卷宗后,不禁感到义愤填膺:“这女人真可恶,给我们内地人的脸都丢尽了!”

正当二人商量着从哪里开始查寻这何姓女人时,欧阳杰来电话说:“有记者来采访新娘失踪一案的情况,你们想不想对记者说什么呀?”程瑞芬听了脑子里电光火石般的一闪,马上回答说:“既然媒体都把这事捅上了报纸,何不把这新娘的玉照让媒体曝光,说不定很快有人会来捡举呢!因为这女人既然一直在本市活动诈骗,必然有人认识她!”

欧阳杰听了连声叫好,于是他把记者叫到小程小金的办公室,把可以捅出去的情况向记者透露一部分,然后再把这新娘的相片提供给记者,来一场揪查婚姻诈骗犯罪的人民战争!

当第二天的报纸上市以后,重案大队电话差点打爆了,媒体记者更是蜂涌而至,但他们却没采访到进一步的消息。

不过,专案组却达到了预期的效果。

就在新闻报道向公众公开的中午,一个自称是何莲萍的真正的丈夫给小程打来电话说:“我是何莲的初恋情人,也是她从幼儿园至高中的同学,后来和她真正地结了婚的人。我要求会见你们向你们提供第一手绝对可靠的资料!”

程瑞芬和小金听了,马上约见了他。

这人叫谭冬生,是省城一家国企的下岗工人,现在经商。他见到程瑞芬和金钢时很激动又很气愤,他先把他和何莲的结婚证、他们的户口薄,还有他二人过去一块儿到名胜风景区旅游时拍的相片拿出来给两警官看了之后,他才开始讲他和何莲的难忘而又痛苦的过去……

二、云遮日盖月难圆

我与何莲是高中的同学,我俩的父母都是国企工人,虽然不是干部或工程技术人员及知识份子的子女,但我俩上学时因都一直是全年级的前十五名,所以被同学戏称为班上的金童玉女。

我俩都是班上的文娱积极份子,她喜欢诗朗诵和话剧表演,我喜欢搞乐器拉小提琴。因我们企业当年是部属国企,在计划经济体制下不但工次收入稳定而且职工福利也不错,使我们一直在无忧无愁的环境下成长。

那时高二的中学生已有不少在开始互传情书了,我与何莲受此影响也开始利用周末找一个僻静的地方约会了,于是我们的成绩也往下滑了。

高考时我以七分之差、何莲以十分之差没上本科线。我们想,既然今后本科就业都艰难,又何必上大专呢?于是我俩合伙做起了时装生意,第一年虽没赚上几万元,却没亏本,我们把赚的钱都压在存货上了。

第二年我俩在黄金路段的园市口租了个门面,想大干一场。可是,做时装生意的太多了,这年我们除了店租外没赚到钱,第三年虽赚了万元左右,可那些没卖掉的存货却逼迫我们不得不亏本甩卖掉,结果还是累了一年没赚着钱。

一天我俩去著名的狮子楼大吃了一顿,两个都喝得醉昏昏的,竟然去开了间高档的夫妻间,进屋就扑上床开始了做爱。当第二早上我发现床单上的血迹时才清醒过来,何莲已把她的处女身交给了我。

我当时跪在何莲面前发誓:“我这辈子决不会作出对不起她的事,永远爱你!”何莲一边哭一边说:“你得了我的初夜权理应永远爱我!可是,作为一个男人,只是待女人好还不行,得使我幸福,使我成为所有女人都羡慕的女人,才是你骄傲的本钱!”我听了马上表示:“一定要做到这一点,否则就对不起你的女儿身!”

话虽这样说,但其要实现这诺言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得有钱才行。

后来我虽然竭尽全力地想把生意做好,后来的三年我们也确实赚了近十万元,可是何莲却总是叹息:“这样要何年何月才达得到百万的目标啊!”她常常说某某同学发了,某某同学买房又买车了,言外之意不无埋怨。

第四年我们去办了结婚证。当我把这几年赚的钱买了一套八十五平米的住房后,就只有不到一万元作流动资金了。

我考虑到我们也该当爸爸妈妈了,就提出不采取避孕措施让她生个儿女,可她却坚持不干,说要达到小康水平才生。我们生意人的小康水平是百万,这就是说要等八九年后才行。

我想到我的承诺,看到她迷人的身材,怕生了小孩后容易变了模样,就只好同意了。

后来她开始和一些同学约会,更常和那些生意做得大积蓄也多的太太们打得火热,我一人不得不成天在店里应付,如要到外地去进货也只好关店几天。

我太爱何莲了,我确实也想她生活得更好,所以我总是让着她、惯着她。可何莲后来竟常常个人进舞厅,并常常深夜才回家。我就劝她,可她反而拿我出气,甚至有时候还回娘家几天不回来。

我有时气得和她斗几句嘴,有一次甚至说我们干脆离婚算了,她听了就又哭又抓住我的手要我把她掐死算了。

也许我前辈子欠了她的债,或许我命中注定这辈子只能由她牵着我的鼻子走,所以每次在和她斗嘴后都是以我向她认错讨饶而告终。

前年春天,我又因她在外面玩得太晚了才回来和她吵了起来。她趁我早上去开店之机,把家中放的七千八百元拿上就此失了踪。

我开始以为她是赌气回娘家去了,过了几天我忍不住去她娘家找人才知她根本没回去。我八方打电话没找到她,等了几个月也没找到一点线索,就只好一个人强打精神做我的生意,想多赚点钱等她回来,可何莲却仍然是黄鹤一去无音讯。今天我无意间在报上看到她的相片后,心里既难过又着急。

不过我想不通的是,何莲早就不是处女了,怎么还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有处女血呢?我在社会上经商也七八年了,有关诈骗钱财的事也听说过不少,可是用处女血来骗钱骗感情的事却从未听说过也不相信。所以我怀疑此何莲是不是我的那个何莲,所以我才急不可待地和你们联系,想问个究竟。

程瑞芬把谭冬生提供的相片和结婚证、户口薄交给了小金,让他到技术科作鉴定后,第二天下午再次约见谭冬生,并把结果告诉了他。

经查证和鉴定,你的妻子何莲就是那个曾经用何玉莲、何莲萍的名字对台商和科技人员进行诈骗的人。

至于你说的她怎么能多次用处女血来行骗,经我们向有关专家咨询而得知,由于现代医术发达,对于青年女性的处女膜修复已不是一种难事,所以何莲便能利用这一技术作诈骗。

谭冬生听了之后很着急地对程瑞芬说:“如果你们找到了何莲,请一定通知我。她做出了对不起我的事,虽然她犯了罪,但只要她还有救,可以改造成好人,我仍然等她回到我的身边,绝不记恨她,仍然会像过去那样爱她,因为毕竟是我她的丈夫!”

程瑞芬点头答应了他。

金刚说:“从报案材料上看,那个公孙毅有很多详细情况没有说清楚。今天反正还有点时间,我们干脆去设计院找公孙毅,请他提供一份详细的资料。”

程瑞芬同意金刚的提议,二人马上赶到设计院找到公孙毅,详细地讯问了一遍他与何玉莲从相识到失踪的全部过程。尽管公孙毅开始有些不好意思,经小程、小金一番开导,他还是讲了。

三、月光下的凤尾竹

公孙毅是设计院最年轻的博士生,由于他博采众长富有创意,来设计院不到十年就两次获得鲁班奖,成了本省最年轻的国家专家津贴获得者。他的系列设计和开发,使设计院近年大获收益,一改过去的穷酸相,成了既有经济效益又有极佳声誉的单位,使院长在全国行业工作会上得到了嘉奖和表彰,不少同行都羡慕他有一匹千里良驹。大会结束后,院长王远明兴致勃勃地握着公孙毅的手说:“你现在可说是功成名就了,也应该考虑你的个人问题了!你有意中人没有?如果没有,这事就交给我吧!你放心,我一定会想法为你找一个和你相配的姑娘!”

患有癫痫病哪治疗好呢
怎么才能确诊是癫痫病
北京哪家医院治癫痫病比较好

友情链接:

打破常规网 | 手动模切机 | 银眼狮王 | 淘宝天无理由退换 | 宇宙星神网页游戏 | 空间素材情侣大图 | 维度建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