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手动模切机 >> 正文

【东北】穿越时空的荼蘼(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穿越时空的荼蘼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一个女中音朝着远古而又苍凉的大山,用尽平生的气力喊着。待她喊累了,伤心的面颊被泪水洗得已看不出她的真实年轮,大约已届不惑。颇有几分泥古的气质,融进眷恋青春的身材,任风摆布,愈显她的袅娜,流泻出静美的素颜与曲线。姣好的面颊,细腻的纹理,深邃的双眸时时地闪烁着淡定与空灵,写出了她的忧郁、内敛与人生的深刻。说话时总是飞出两朵笑靥,不说话时冷静的像座冰山,释放出几许冷艳,其实冷艳委屈了她的内存,因为那冰山底下藏的是婉约之美。含蓄之美,像一簇正在燃烧的火焰。

一阵静默之后,她又继续发出她那盛满磁性的女中音。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未老,……你没有死,你还活着……”

她断断续续的抽泣,仿佛是在向着大山索要人质。是的,她就是在向大山要人,连她自己也无法确定是穿越几代几载的时空,她把他送到这里存放、安眠、休息的,也许是被上帝绑架的,抑或是等待下一季荼蘼花开。从她那眼眸的顾盼中,流溢出一个旷古而又令人神奇的穿越。

穿越总是能让人在三界中飞来飞去,不受时空所碍,形成一个神秘的链接。由一个历史的影子还原到又一个历史的真实,可以穿越往事千年,回到一个不老故事的起点。

那是一个带雪的春天,原本不是荼蘼花开的季节,原本不是荼蘼花开的北方,一个叫忘年峰的长白山余脉的山顶,居然神秘地开满了荼蘼花。小山虽不那么奇绝,却也十分陡峭。山下有个名字好雅好美的叫梧桐沟的村子,村子里有个名字好雅好美的姑娘叫霁雯。她就是那个,今天向大山要人的那个女人的少年版本。那撕心裂肺的喊声,飞过穿越时空的界河,演绎着她的前世今朝。

已记不清纪年的那年那月,反正是一个春寒料峭的日子,一个落第的举子,踉跄地背着那装有几本破书的行囊,来到忘年峰下的梧桐村。村东第二家是个吃着俸禄的廪生门第,落第举子在门前徘徊许久,很有礼数的叩开大门,开门的是一个看去也就刚过髫年的小女孩,打扮得像个书童,很有礼貌的把这位不速之客引入四合院的正房,向正在书房作画的父亲引见。落第举子报过姓名,叙说进京赶考落第而归的几番艰辛与不顺。

这个落第举子复姓欧阳,名曰书剑。看去也就刚过弱冠之龄,一副白生生的面庞,颇有几分酷似潘安的眉宇间,藏有几分踌躇神态,斯文、飘逸,宽松的灰蓝相间的长衫空旷的显出他些许的消瘦。更显出他的书卷之气。

主人是个清代廪生,自然喜欢这位落第秀才,又因长子正值幼学之年,正好缺一个善学陪读,也就把他留在家中。这位年过半百的廪生夫子膝下生有这一男一女,令男大号轩宇、令爱就是刚才开门引公子进来那个女孩,芳名霁雯,乳名阿雯。待过旬日,这个落第举子欧阳书剑,便开始与两个孩子一起宴学,尔后三人相处甚好。

转眼已是几度经年,这个小女孩霁雯,已出落一个大姑娘模样,平铺的胸前也渐渐凸起了春天的躁动。她与陪读欧阳常常猜谜吟诗,耳鬓厮磨,情愫的幽灵默默地接通了这对忘年师生的生物基因的情愫。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欧阳书剑背手踱步用古韵吟咏。

“蒹葭萋萋,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阿雯调皮的躲在欧阳身后扯着他的衣襟,学着他的音韵。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阿雯与欧阳先生同步吟咏,声音飞出书房,在青堂瓦舍的四合院里回荡着。

父母看在眼里,心里也有几分猜度,也怕生出一场情惑来,亦就有意不让她与欧阳过密的接触,可是小姑娘已被欧阳的才学和儒雅的气宇所沦陷,总是寸步不离的跟在他的后面,常常以请教诗书为由,单独到欧阳的书房与他厮混。心里总觉得她就是自己的今世前缘。

一日掌灯时分,女孩阿雯闯入欧阳书剑的卧室,看他正在秉灯夜读,一阵惊厥,眼里幻化出一个远古的形象来。

“你是我前世的情债,赶快出来与我私奔......”阿雯仿佛中了邪似的喊着。

弄得欧阳丈二和尚——,连忙关上房门,不敢让阿雯近前自己,生怕惹出什么祸患。可是阿雯的声音愈来愈大,欧阳又怕别人听见,一个书生的怯懦哀求着请她的激动再小声些。

这时她便讲起让欧阳摸不着头脑的故事来。也许是几辈子以前的事,欧阳的前世也是阿雯的家学,大她很多,可做叔辈。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恨不同时生….”是永远定格在阿雯心里的感情律动与符号。

前世的阿雯,默默的暗恋这位长她叔辈的私塾。也是在一个荼蘼花开的季节,有一天,今生的欧阳先生--阿雯前世的私塾,给前世的阿雯讲起司马相如与卓文君的故事。

“你就是司马相如,我要当卓文君......”前世的阿雯在心里默念着,仿佛是在发誓,涨红了她那桃花初绽的小脸。

还没等阿雯来得及向他表白心声,前世的欧阳就偷偷地离开这里,因为,他曾是两年前京城会试的探花,因受家族的珠联逃罪到这里……

阿雯梦游般地讲完这个离奇而又活灵活现,只有天知道的故事。讲完后,她竟一下子变了另个人似的,挟着几分羞愧跑出,关门时,又回头给欧阳一个嫣然一笑。

阿雯走后,欧阳辗转反侧,久久难寐,半睡半醒中也觉得与阿雯于前世似曾见过。心下倒也真的喜欢上这个虽经前世轮回,比自己仍然还小了很多的小女孩。

阿雯夜闯欧阳卧室的事不胫而走,府上吵得沸沸扬扬。让廪生夫子夫妇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正好此时又赶上恩科会试,欧阳借机与廪生老爷告辞,再次去参加科举。小姑娘阿雯得知这一消息,食不进,寝不眠。终日魂不守舍的样子。也许是基因作祟,欧阳看到阿雯的样子,心里倒也真的生出几分怜爱,于是默默地答应,待考取功名后回来娶她。

临行前一天,庄主置上等酒席为欧阳饯行。阿雯早早偷偷的跑到忘年峰下,等着欧阳做最后的道别。时值早春,山上积雪未化,还飘着瑟瑟的雪花,风一个劲的呼啸,谁知阿雯来到山下,远远望去山顶开满荼蘼花,她去山顶想摘一束荼蘼,欲送给欧阳作别。

“我的荼蘼花-----我的荼蘼花----”阿雯手中的荼蘼花,被无情地穿山风抢走。

欧阳走到山下,就听到了一个在耳膜里久久贮存的熟悉声音,缘声望去,阿雯滑下山峰,欧阳跑到上面将阿文抱起,轻轻地捧起她那被山风咬的,如醉酒一样红润的面颊,给了一个发自内心的、还债前世的吻。然后把她送到一颗梧桐树下,阿雯还不停的说着:“我的荼蘼花….. 我的荼蘼花----”

欧阳理解阿雯的心事,也深知荼蘼花语,就冒着风雪交加的阻碍,向山上跑去,追上被风卷走的荼蘼花。拾起那束荼蘼花,将要返回时,被风卷起的雪崩埋在里边。阿雯因为被欧阳抱在那棵梧桐树下,免遭了这场雪崩的洗劫。

待雪崩过去,阿雯用她那鲜嫩欲滴的小手,在雪崩堆上扒了一个又一个小洞,诺大的雪堆,何处去找,阿文用她的徒劳,安慰着自己流血的心。就这样,阿雯眼看着自己心爱的师长,旷古的前缘被雪崩埋葬,哭得死去活来。

经过诀别的痛楚,等到阿雯长到成年,父母自然选个门当户对的人家,把她嫁人了。可是欧阳的影子总是在折磨着她死掉的灵魂,每到欧阳的祭日,她都要到这里向大山要人,重复的喊着那句不老的诗句:“我离君天涯,君隔我海角。化蝶去寻花,夜夜栖芳草。”

经过几世的轮回与穿越,阿雯几经转世,心中的欧阳书剑,总是梦魇一样左右着她的灵魂,这次来到山下,已是夏秋之交,望着那开了一季又一季的荼靡,她已不是晚清时期那个廪生的女儿,转世成一个当代女性,那个方才向大山要人的女中音了。当她最后一次喊累了,将要离开时,从山上依稀传来欧阳书剑在吟咏:“我生君未生,君生我未老,雪山暂长眠,等到荼靡开……”

哈尔滨专业癫痫医院
神经干细胞治疗羊角风
浙江癫痫病专科医院

友情链接:

打破常规网 | 手动模切机 | 银眼狮王 | 淘宝天无理由退换 | 宇宙星神网页游戏 | 空间素材情侣大图 | 维度建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