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凯美瑞防冻液 >> 正文

[天涯]红尘一梦(情感小说)

日期:2022-4-1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个衣衫褴褛,满头白发,瘦骨嶙峋的疯子,对着河的那一边,不停地,大声地喊着:“晚霞……晚霞……” 天边的晚霞,像是听到了他深情的呼唤一样,将他包围。那红彤彤的晚霞像血一样,映红了整条小河里面的水……

[上]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小山村里,有一对儿双胞胎姐妹,姐姐叫方晚秋,妹妹叫方晚霞。她们俩长的一模一样,瓜子脸蛋儿,浓眉大眼,挺挺的鼻子,丰满的嘴唇,长长的头发乌黑亮丽。唯一一点儿不一样的是,姐姐的耳朵时而能听见声音时而听不见声音。

她们家屋后有一个很大的鱼塘,足足有十亩地的面积。她们的父母就是靠这个鱼塘的收入来养活全家的。她们俩在母亲的教导下,练就了一手好刺绣,后来她们俩就商量,自己绣一些手帕、枕套之类的物品拿到集市上去卖,换些银子来贴补家用,也好减轻父母的重担。

这一天,她们终于绣好了一大包的手帕和枕套。于是她们俩决定一起去试试看,能不能卖出去。她们家离集市很远, 从她们住的这个村到集市 ,要先过一条河,翻过两座山再爬过一道坡。两人历尽辛苦终于来到了集市,她们俩学着别人摆摊的样子,找了一个空地,铺了一块布在地上,又把手帕、枕套整齐的摆开在布上。

第一次摆摊的她们,带着些羞涩和不知所措。别人都吆喝着招呼客人、介绍物品,她们不好意思张口吆喝,只是默默地守着摊位。她们等了很久,都没有人来买她们的东西。眼看着太阳已经到头顶上了,集市也散的差不多了,看来她俩今天白来一次,注定要无功而返啦!

这时,一个四十多岁风韵犹存的妇女经过她们的摊位。当她无意看到她俩绣的手工时,情不自禁地蹲下来,拿起一方手帕仔细地看着。她在心里想着:好精致的绣工,如果自己店里的成衣和床上用品绣上这样精致的花纹,一定会更好卖。于是她对她俩说:“你们好,你们的手帕和枕套我全部都买了,不过需要你们俩帮忙送到我店里。”

姐妹俩听到这话,甭提有多高兴了。终于有人买她们的东西了,而且还是遇到一个大主顾,一下全买了。晚霞高兴地说:“好的,老板娘,您稍等。”她俩利落的收拾好东西以后,就跟着老板娘走了。

拐两个弯就到了老板娘的店铺了。进门以后老板娘请她们俩先坐下喝杯茶,她俩在集市上蹲了半天,也确实渴了,谢过老板娘后,就不客气地坐在椅子上,一个伙计在老板娘的示意下,立马端来三杯茶水。

老板娘等她俩喝了茶水以后才说:“不知道你们的手帕和枕套都卖什么价钱?”

晚秋晚霞相视一笑,晚霞说:“实不相瞒,我们姐妹也是第一次出来摆摊卖东西,到底该卖什么价钱也都还不是很清楚,不如,老板娘说说看,能给我们一个什么价钱?”

精明的老板娘其实早就看出她俩是刚出来摆摊的了,她俩蹲在那里不吆喝不介绍,哪有人会去光顾她们的摊位。老板娘和蔼一笑说:“既然如此,那我就说说看你们合不合意。这手帕呢,就十文银子一方,枕套呢,就给你们十五文一个吧,你们看,怎么样?”

姐妹俩分外欣喜。没想到她们的手工这么值钱,她们开心之余,依然保持着礼数。晚霞说:“好的,就按老板娘说的办吧!”

谈好了价钱后,老板娘对着柜台喊道:“周文,来给这两位姑娘算算帐。”周文是这个店里的帐房师傅,也是店里的总管,他年方二十,品貌端正,识文断字,温文尔雅。其实从这姐妹俩走进店里的时候,他就在注意她们了,听到老板娘的吩咐,他赶忙拿着算盘过来了。

在周文算帐的时候,老板娘又对她们说:“我想和两位合作,做长久买卖生意,不知道两位姑娘可否原意?”

晚秋把这句话倒是听的清楚,她问老板娘:“不知老板娘要怎样合作?”

老板娘说:“以后你们绣的手帕和枕套,我以同样的价格收购,另外,我想请你们帮我把一些布料上绣上我规定的花纹,价格另定,如何?”

能够不用辛苦的摆摊,又可以更好的做买卖,她俩不用考虑自然同意。晚秋说:“那好,就按老板娘说的办。”

周文算好帐以后,就把文银准备好拿了过来。她俩留下了自家的地址,拿着银子和老板娘交给她们的布料,欢欢喜喜地回家去了,老板娘说了,她们手上的这批货要在十天以后交货,她俩要赶快回家好赶活。

她们回到家里,除了给父母做饭之外,便日夜赶工,想给老板娘一个准时守约的好印象。连续六天,姐妹俩每天休息不到两个时辰,终于在第六天把老板娘交给她们的第一批活赶了出来。

然后就要送货了,晚霞平时照顾姐姐习惯了,她让姐姐在家休息,自己去送货。可是晚秋这次却没有同意妹妹的安排,她坚持要妹妹在家休息,自己去送货。最后,晚霞说服不了晚秋,只能让晚秋去送货了。

晚秋精心地打扮了一番,才拿起刚完成的货物赶去交货。她一路欢快的像只出笼的鸟儿,她在心里想着:幸好自己说服了妹妹,要不然今天就没有机会去见周文了。想到这里,她不由的心里一阵脸红心跳。一个姑娘家的,怎就莫名的想这些了呢!

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出过家门的她,第一次看到周文,就对周文有了好感,周文的成熟稳重将她深深地吸引。想到马上就能见到周文,她既开心又紧张,无论如何,一定要让周文对自己有好感,如果周文能够喜欢上自己,那该有多好啊!

终于到了老板娘的店铺了。晚秋走进店铺,看到有位富家夫人正在挑选布料,而周文正在给那位夫人讲解布料的来源和价格。于是,她就随意在店铺里看了看。

打从晚秋一进门,周文就看到她了,可是眼前的富家夫人可是他们店里的老顾客,他必须好好招待。差不多半个时辰后,那富家夫人终于满意地走了。

其实那位夫人每次来这里买东西,并不完全是看中这里的物品,还有一个原因是,她看上了这个年轻又有才华的掌柜的。可是她为了生存,都已经给有钱人家的老爷作了妾。那个老态龙钟的老爷,虽然能给她丰衣足食,却不能满足她心里的渴望。自从她在这家店里遇见了这个掌柜的,就对他分外倾心,于是她就时常来这里借买东西的机会,多多和他攀谈,来博取他的好感,希望他有朝一日能慰藉自己心里的渴望。

周文送走了那位夫人,就赶紧来接待晚秋了。晚秋看周文转身走进店里,就笑着走向周文。周文有礼貌地和晚秋说:“姑娘,这么快就来交货了?”

晚秋面对着周文,腼腆地说:“嗯,昨晚就做好了,你检查一下看看是否有误。”

周文接过晚秋手上的包袱,放在柜台上打开。他认真地看了看,和晚秋说:“姑娘的手艺真的是好得没话说。看看这一朵朵花儿和一只只鸟儿,绣的简直就是栩栩如生。”

听到周文的赞美,晚秋心里可高兴了。她和周文说:“谢谢周掌柜的妙赞,那个,周掌柜的,我叫晚秋,你以后叫我晚秋就好。”

周文说:“好的,晚秋。以后我们会经常来往,你就叫我周文或者周大哥吧。”随后,他走到柜台后,将工钱拿给了晚秋,另外又拿出了一个包袱,他和晚秋说:“我们老板娘最近出远门了,她交待过,等你来交货的时候就把这批货交给你,这些是我们镇长的女儿成亲时要用的,你们不用赶太急,但一定要绣好,只要半个月后能交货就好。”

晚秋将银子放进口袋里,又接过包袱:“周大哥放心,我们一定会做得很好。”

周文笑着点了点头:“我自然相信晚秋能做得很好。”

[中]

当晚秋姐妹将第二批货赶出来的时候,本来先一天晚上,晚秋已经和晚霞说好自己去送货,可是早上起床后,晚秋的耳朵突然又无法听到声音了,为了给周大哥留下好的印象,她只能叫晚霞代她去交货。

当晚霞赶到店里的时候,刚走到店门口的她,听到店里传出一阵争吵声。于是她留了个心,站在门外没有进去。一个女声说:“周先生,如果你答应与我交好,我一定好好照顾你店里的生意,就算你想自己开店,我也能帮你把店开起来。”这个女声来自一位夫人,这夫人就是上次晚秋看到过的那位富家老爷的小妾。她来这里无数次了,可这周掌柜的对她的态度总是礼貌有加,温情不至。今天她终于忍不住,打开天窗说亮话了。

对于这位常客提出的要求,周文感到很无语。他堂堂一个秀才出生,虽然没有高中状元,仕途无望,但也不能伦为宵小。他斩钉截铁地说:“对不起夫人,周某不才,不值得夫人厚爱。”

那女人看周文不上钩,心里很是不甘,她又放柔了声音,嗲声嗲气地和周文说:“像我这样美貌绝伦的女子,一般人求都求不来,如今你年岁也不小了,连个妻子都没有,难道你没有那方面的渴求吗?只要你答应我,我一定让你开心快活,并且还让你享尽荣华。”

周文丝毫不动心,绝然地说:“对不起夫人,我不想再听到这个话题,我不能答应您的要求,如果您是来买东西,周某一定好好招待,若有其他不可理喻的要求,请恕在下不能奉陪。请夫人自重。”

那女人看周文把话说的这么绝,顿时火冒三丈:“你一个小小伙计有什么好拽的,说好听了叫你一声先生,说难听了,你就是一个奴才,今日我能看上你,是你三生修来的福气 ,你穷得连媳妇都娶不到,还在这儿假清高,真是穷酸……”她转了调又嘲笑道:“难道说,是你那个不行……”

周文气结,这可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门外的晚霞实在看不过去了,她走进店里往周文身边一站:“相公,你怎么这么沉得住气呢?我不是和你说过嘛,对待特别之人,就要用特别的手段你不记得了吗?”她的话把周文说得楞在了原地。她转身面对那个女人厉声说道:“我说这位夫人,你话可不能这么说哦,都说狗眼看人低,难道你的眼睛长在狗脸上不成?……”

那女人看晚霞骂自己是狗,很是生气,她向晚霞逼近几步,对晚霞瞪着眼睛说:“你说谁是狗……”

晚霞毫不示弱地也向那女人逼近,她偷笑着说:“自然是长了狗眼的那个是狗咯……”

那女人被晚霞气地直跳脚,声音不由地往上提了几分:“你敢说我是狗……”

晚霞哈哈笑了笑说:“我可没说你长了狗眼哦,这可是你自己承认的……”

那女人发了狠地说:“你算个什么东西,敢在我面前这样和我说话……”

晚霞皎洁一笑:“我说这位夫人啊,你是个什么东西,我还真的不知道。不过,我刚才怎么称呼我相公的,难道你没听清楚吗?还是你自己的相公无能,你就来勾引别人家的相公啊?”

那女人气地舌头打结:“你你你……”

晚霞不客气地说:“你?我见过不要脸的,没有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

那女人指着晚霞:“你……我……”

晚霞哼了一声说:“你美貌绝伦?我还倾国倾城呢……”

那女人气地咬牙切齿,用手指指了指晚霞又指了指周文,周文耸了耸肩,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晚霞双手环抱在胸前,倒是一副理直气壮的姿态。那女人哼了一声,毫无颜面地走了。

周文尴尬地清了清嗓子,吞吞吐吐地和晚霞说:“晚秋,那个……谢谢你……”

晚霞没有和周文说明自己其实是晚霞,她呵呵一笑说:“不用客气,我这也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嘛。”

晚霞对此事毫不在意,可是周文却将晚霞的此次相助铭记在心,并且对她开朗的性格颇有好感。只是,他一直把晚霞当成了晚秋,以至于造成了三个人的痛苦和遗憾,这是后话,咱们言归正传。

后来的每一次送货,都是由晚秋去的。也奇怪得很,自从晚霞送货那天以后,晚秋的耳朵再也没有出现过问题,似乎已经痊愈了。

一年以后。在多次的来往中,老板娘看出了晚秋对周文的好感,于是就用试探的口气和晚秋说:“晚秋啊,你年纪也不小了吧?”

晚秋说:“嗯,上个月已经满十八岁了。”

老板娘说:“是啊!十八岁了,很多姑娘十八岁的时候都已经是孩子的娘了,你长的这么漂亮,怎么就没有人跟你提亲呢?”

晚秋不好意思的说:“哎呀老板娘,看你说哪儿去了……”其实,上她家向她们姐妹俩提亲的人络绎不绝,对于她们姐妹俩的亲事,将她们姐妹俩爱的如珠如宝的父母,将择婿的权利交给了她们自己。如今她心系周文,自然不会应允他人。她不嫁人,晚霞自然也不想在姐姐前面嫁人。

老板娘笑着说:“告诉老板娘,你是不是有心仪之人了?”老板娘看她害羞的低下了头,又问:“让我猜猜你心里的那个人是谁……嗯……是不是王二呀?”王二是店里的伙计。

晚秋毫不考虑地脱口而出:“我怎么会喜欢王二呢……”她感觉这样说似乎有些欠妥,随后又说:“我的意思是,我跟王二又不熟悉,每次来,也很少跟他说上一句话,我们……怎么可能呢……”

老板娘又笑了笑说:“以你之言,那就是周文喽?你和周文倒是很多话说的哦。”她看晚秋还是不说话,只是羞红了脸,将头扭在一边低了下去,于是她又说:“如果不是周文的话,那我可要把我邻居的女儿说给周文了,人家可是早就相中周文了。”

晚秋听老板娘说要帮别人向周文说亲可紧张了,她吓得脱口就说:“人家又没有说不是。”随后又不好意思地说:“女儿家的婚事,向来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晚秋怎敢自作主张,莫要被别人戳破脊梁骨。”

治疗癫痫病的药贵吗
手术控制癫痫病病情
治疗癫痫病饮食偏方

友情链接:

打破常规网 | 手动模切机 | 银眼狮王 | 淘宝天无理由退换 | 宇宙星神网页游戏 | 空间素材情侣大图 | 维度建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