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北原夏母 >> 正文

【菊韵】电梯(小说)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人生总是奇妙得很,十几年不见的人,突然间便能碰到!原来却在同一个城市里,这么久的时间竟不曾遇见,想想有些怪异,又不能觉得哪儿怪异。

总之,事情就是这样,我和宋初中时非常要好,只因后来各自生活、工作的关系,竟然十几年来一直不曾有联系。突然的那天在街上就不期然遇着,不想就引出一段故事来。因为和电梯有关,一时找不到其它更好的题目来,且就叫《电梯》吧。

人在不同时期有不同的爱好,也就有不同的朋友,环境不同,人也不同。不过朋友就是朋友,也许会经常见面,也许很久也不曾碰面,因为种种原因关系,只心里记得有那样一个人,曾经是朋友。无论事隔多久,只要想起来,心底总会觉得暖和。

宋就是这样一种人。那时候,我们是同桌,因为一些共同的爱好,常常一起探究一些古怪的事情,也经常的忘了时间为一些现在想起会觉得好笑的话题彻夜无眠,我们争论不休的可能只是那些武侠小说里虚无飘渺的武功秘籍。我们也会在清晨山中苦练,为了以后能在江湖上游走行侠仗义。

以后中学毕业,我们各奔东西,最初的日子还经常的碰面,慢慢的竟断了联系,可能各自都以为对方不在这个城市。时间匆匆忙忙,不想十几年就过去了。再碰到时已不再年少,却仍然充满了新奇、刺激。

故事还得从七天前说起,当时我要去上班,因为迟了所以坐车(平时我喜欢走路),不想在车子里因为有点儿挤,而司机为了要避让一个小孩,猛踩了脚刹车,结果弄得乘客都站立不稳,全向前趋,而我因为无法拉住扶手,几欲冲出去摔倒,这时,便有一只手拉住我让我不至于摔下去。待站稳脚跟,抬头一看想要谢谢刚才伸手拉我之人,不由失笑,原来就是宋。

他也认出是我,亦是一声轻呼,重又拉住我的手,叫到:“原来是你?”

多年不见,自然有些激动,只是在车上有点不方便,两个都是几十岁的人了,却也要装一些斯文,不过内心里,心情依然无法平静罢了。

几句简单交谈,知道他与人合伙开了家广告公司,现在正去上班。再要详谈,我已经到站了。于是匆匆留了电话,我便下车。又开始一天无聊的工作。

待下班回到家,想起宋的电话,于是拨打过去,却无论怎样都没人接听。只道他不曾带在身边,或者有其它事情。只好作罢。不想一连几天,总是无人接听,不敢再打,怕是自己记错了,或者什么也不好说。只有等他打过来了。这期间因为无聊借了卫斯里小说来看,觉得卫斯里真是天才脑子,再加些疯狂,居然能有这么多古怪故事写出来,让人感到不可思议,又佩服万分。

匆匆七天过去了,今天刚下夜班回来,胡乱做些东西吃了,便准备要去睡觉,忽然电话响动,一看居然是宋,于是接听,却听见电话那边他有气无力的声音传来,说要见我,马上。觉得有些奇怪,因为是多年朋友,也没放在心上。于是告知住所详细地方,静等他的到来。

觉是不能睡了,又怎么样呢?

不一会儿宋又打来电话,原来他已经到了在楼下。我从窗外探出头招呼宋,他亦看到我,点点头,进了楼梯间。我打开门等着宋上来,初一看到宋,不由大吃一惊:他还是穿着七天前见面时的那身衣服,乍看也看不出什么异样。不过他的脸色却十分难看,头发也很乱,似乎几天不曾睡觉,情况看上去很糟糕。

我不知道他这几天究竟去了哪里,干了些什么?我甚至不知道他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所以我把他让进屋子,给他泡了一杯茉莉花茶,便坐在他旁边,不再说话。

宋很激动,他端起茶杯,想要喝茶,却由于双手不断的抖动,茶水也溅了出来。好不容易他总算喝到一口茶,心情已有些平静下来。然后,他开口问我的第一句话是这样的:“我们分开几天了?”

“我们分开几天了?”

听到这样的问话,我有些糊涂了,不由再一次看了看宋,确定没有错误,于是回答到:“七天了呀,这几天我一直在打你的电话,通了却没人接听,怎么回事呢?”

不想宋却再次问到:“真的七天了吗?”

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我没有生气,只是肯定地说:“是的,七天了。”

“那这几天我在哪里呢?”宋像是在问我,又像是自言自语。

“是呀,你在哪里呢?”我也这样问他。

“我刚从电梯里出来。”宋再次答非所问。

我却感到有些迷惑:“你刚下班吗?”

“我和你分开,去上班,进了电梯,出来时已是今天了。”宋终于说出问题的关键。

我更加不能明白了。小心地问到:“那么说,从七天前我们分开到现在,你一直待在电梯里的?”

“我不知道?事情好像就是这样的。”宋一脸的无奈。

“问题是你怎么不像饿了七天的人啊?”我这样问到,因为我知道就算他早上吃了东西,也要他吃得下呀。一个饿了七天的人,看上去只是有点邋遢而已,这怎么也不符合常理呀。我想知道答案,在他的回答里。

“我并不饿呀。”宋的回答让我不明白,不过一转念也就明白了,对于我们,已经过了七天,然而对于宋,只不过是几分钟时间而已:他从一楼走进电梯,要上到顶楼,只需几分钟而已。他怎么会饿呢?

他怎么会饿呢?

等等,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一个人怎么可以在电梯里七天而没有多大变化呢?

一个人怎么可以在电梯里七天却感觉只是几分钟的时间呢?

那么,这几天里他究竟在什么地方呢?

我看着宋,知道不能从他那里得到答案,我想,他之所以想到来找我,可能也只是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一些答案吧。

可是,我能做什么呢?

我也感到无能为力。有些事情本来就不是人力可以解决的。这样想着,我收回我的目光,不经意的却落在一本书上,那正是这几天来我在看的卫斯里小说,不由一阵激灵,想到,不可能吧。

记得卫斯里小说里就有一个关于电梯的故事,说的是由于电脑变异,而不听从人的指挥,反过来指挥起人来,不过那些人却是全部自动从电梯的天窗爬出去,藏匿于电梯的底部凹槽,救出来时,全都奄奄一息。不过,宋的情况却又不同。不知道假若卫斯里遇到这种事会有什么样的解决办法呢?

“你确定,你感觉是刚刚从电梯里进去,只过了几分钟时间就出来了。”我尽量句斟字酌地这样问宋。

“我确定。”没有犹豫,宋简单地回答我。

“可是,为什么会已经过去七天了呢?”我这样问到,其实更像是自言自语。

我不知道谁能回答我。

我沉默不语。

宋亦沉默不语。

现在让我们重新回顾一下这七天来的全部经过吧,七天前的早上我与宋在车上相遇,互相留下电话号码,各自去上班,我回来后一直打宋的电话,却没有人接听,宋到了上班的地方,走进一楼的电梯并按了到顶楼的按钮,几分钟后(在他的感觉里只有几分钟而已),当他打开电梯门走到公司办公室时,发现他的同事竟然告诉他已经失踪了七天,于是他马上打我的电话,想从我这里得到确切的答案。

事实是他在电梯间里的几分钟竟然真的已经过去了七天。那么宋感觉里的这几分钟时间,究竟发生了些什么事情呢?

没有人知道。

是不是他在电梯间里被什么东西(最有可能是一种气体)所迷倒,然后又被移到什么地方昏睡了七天七夜,在他要醒来时又把他送回到电梯间里,在他没有任何知觉的情况下,让他失踪了七天。

问题是有谁会做这样的事情呢?

是谁又是出于什么目的,要费这么大的周折让一个小广告公司的一个小股东无故失踪七天呢?问题在于那是一种什么东西可以让人昏睡七天而不觉得有什么异样感受?

或者说宋并没有昏睡七天,他只是短暂的失忆而已。在这七天当中,宋一样的吃饭睡觉,又在记忆刚好恢复的刹那,从电梯里走出来,要去上班。

只是时间已经过了七天了。

这是谁啊?要对宋这样做。

“你有什么仇人没有?”想到这些,我马上问宋。

“仇人?没有吧。你知道我的,怎么会有仇人呢?”宋亦有些迷惑我这样问。

“那么,你的公司开了多久?”我接着问到。“有什么主要竞争对手吗?”

“不可能吧,我们刚成立不久,接的工程也不多,而且不大,现在搞广告的很多,像我们这种,应该谈不上是谁的竞争对手。”宋想想,这样回答。

“那么也排除你的合伙人要对付你了?”我这样断定。

“应该是吧。”宋附和道,并用不可思议的眼光看着我。“你的意思是有人要害我?”

搞了半天他还蒙在鼓里:“你说呢?”

宋无语。

我亦无语。

不过,这都是我一个人的猜测,也许正如卫斯里所说是电脑在作怪也说不准。或者这种变异更加进化了,能让人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做出一些令人费解的事来。如果是这样的话,看来这个电脑只是爱开玩笑罢了,因为他并没有伤害宋,并且最后又让宋在七天以后,毫无感觉的去上班。

那么,事情究竟是那一种呢?是有人有预谋的设计,还是电脑无意义的玩笑?

“我们去你的公司看看吧。”我说。

宋站起来,“走吧”。

从我的住所到宋的公司需要半个多小时路程,我们正好赶上公共汽车,虽然坐的士要快一点,不过我是宁愿少花钱多办事的人,有公共汽车坐,虽然没有座位,想到能节省几块钱,还是觉得很值。

路上没有堵车,由于宋在我家里有三个多小时了,所以当我们到达宋的公司时候已经快十二点钟了,整座大楼没有几个人进出。我们在电梯旁等了一会,直到只有我们两个人时,才走进电梯。

我这样做的目的,其实很简单,如果是喜欢开玩笑的电脑,也许会把我们两个送到什么地方待上几天。因为是两个人,可以很明显的找到一些破绽,也可以给对方一些证明。要是有人想对宋做些什么,可能反倒不会有什么发生了。

电梯匀速地向上走着,很快就到了宋的公司所在的楼层。我们走出电梯,我看了看手机,手机上清楚的显示出日期是2007年8月七日,正是今天的日期,似乎没有什么事情发生。我们走出电梯,拐弯就到了宋的公司。

宋的公司有人,因为宋的失踪,已经做好的文案在宋手里,同时失踪了,不得已只好重做,大家都在加班。虽然早上宋把方案拿到公司,不过新方案已经付诸实际,并且,大家都觉得新的方案更好。看宋疲惫不堪的样子,都叫他回去休息一下。这时见宋又来了,还带了个人。纷纷放下手中的活计,过来向他问好。

不过,当他们知道我是宋的朋友,并且是在七天前的早上与宋见过面。听着我讲说我的疑惑,都感到十分奇怪。觉得这件事情有点怪异,但似乎不会有人要对宋有何预谋,而有关电梯电脑出问题搞怪的想法,实在有点难以让人能够接受。却又都不能说出其它另外的可能来。

这时,一个女孩忽道:“有监控录像呀,为何不找来看看呢?”

一句话提醒梦中人,大家纷纷表示这个办法可行。于是就有几个人下去找大楼保安处,讨要这几天来的录像带。

等了好一阵子,终于上来,还带了一个大楼保安,其中一个还在邀功,说是本来是不会给的,幸亏他认识他们的领导,打了个电话把情况一说,对方二话没说,马上打电话叫当班的保安找出了这一个月的全部录像带。附带把他们保安队长都带上来了,还说如果需要随时吩咐一声就行。看情况,我们就是把整幢大楼抛个底朝天都没问题了。

我们先和保安队长简单的说了一下情况,希望他能有所心理准备并能够帮助我们。虽然知道下去的人肯定会给他们说的,不过我想还是有必要再说一遍。而那个保安队长却不停的看我,一边似乎在极力要回想起什么来。被他这样一看,我亦觉得他有些面善。不由也不停的向他看去,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认识这张面孔。终于,保安队长张嘴问:“你是玉子吧?”

我吃了一惊“是的,你是?”

没被我认出,他显得有些失望和尴尬,不过并没有讥笑我贵人多忘事。

“我是罗啊,小学时候你还曾帮过我啊……”

经他这么一说,我似乎有点儿想起来了,记得上小学时我在学校虽然不是什么老大,不过却也还能够说得上话。就是班上那几个比较调皮难管的小孩子,也不会对我动什么手脚。原因却不知道是为什么。不过这样就够了,对于一个不太爱社交活动的人来说,能够和别人相安无事,也就足够了。

那时候,记得曾经有许多同学都接受过我的帮助。不过有一个同学因为当时个子很小,并且来自附近农郊,家里条件不是很好,所以经常被别的同学欺负。而我是惯爱管这种闲事的,在我的眼里人人都应该是一样的,平等的,最看不惯那些欺负弱小的人。自然而然会经常的伸出援助之手。而那位同学的名字,好像叫什么来着,哦,对了,是叫罗的。难道会是眼前这个高大魁梧的汉子?我不由得有些怀疑地看向眼前这位有点儿面善的保安队长,心底更加的迷糊了。

他果然是罗。虽然有些出乎意料,让人不敢相信,也不得不佩服造化的神奇。事实就是这样,一个当年瘦弱矮小的人,如今竟能变得如此高大英俊。

我重又向他伸出双手。虽然当时并不是深交,不过,没想到会几十年后又能见面,都感到有点激动。一番闲聊后,又回到正题上来,自然,不用我们开口,罗都一切帮我们搞定。

可是录像带并没有解决什么问题,它让我们失望了。从录像中我们可以看到宋是30号早晨8点20分左右走进大楼电梯,一起进去的有七个人,其余六人分别从三、六、九、十层走出电梯间,而宋却一直没有出来。这其间,就是从30号直到7号(也就是今天)早晨8点23分止,电梯从未停止工作,也就是说这期间一直有人进出电梯。但是没有宋的影子。直到今天早晨8点23分时,宋从十三层电梯门走出向他的公司走去。

治疗癫痫病好医院在哪里
癫痫病症状表现有哪些
河北儿童癫痫治疗医院

友情链接:

打破常规网 | 手动模切机 | 银眼狮王 | 淘宝天无理由退换 | 宇宙星神网页游戏 | 空间素材情侣大图 | 维度建模